2019年11月13日 08:12 人民网 分享

曹律师指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由于单位没有依法为宋小姐缴纳社会保险,宋小姐可以随时通知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同时根据《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单位应当给宋小姐相当于本人两个半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即便宋小姐在单位规定的自动离职表上签字,也应当拿到经济补偿金和工资。因为用人单位没有依法为劳动者缴纳保险。基于对劳动者的保护,宋小姐不仅享有劳动合同的单方解除权,而且还可以获得相应的经济补偿金。

张春晖:最近台湾出了一件事情,台湾所谓的“内阁集体请辞”,“行政院长”刘兆玄请辞,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给他的评价是很高的,刘兆玄前面承受了这么多压力,特别是8月8号台湾水灾之后,他的压力更大,他老早就决定辞职了,6月份他就提出辞职,但是因为发生水灾之后,这个人埋头苦干,闷声不响,先把重建工作理了一遍,做了11天,有了一些成绩,能对民众作出一些交代之后,然后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下台了、辞职了,所以大家给他评价很高,我觉得开复老师也是一个道理。如果Google这个平台已经很完善,在中国市场和它的位置已经很稳定,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的这些资源,因为我们在北京的时候知道,他很热衷于搞大学生的创新比赛,跟清华大学的创新大赛,有很多实习生计划,Google内部也有内部创业创新的计划和奖励,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这样的平台对社会、对行业、对内部去提供很好的帮助,游刃有余,因为他可以动用的行政资源很多,他又何必舍弃这么一个平台,去做这样一个创业的公司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承受了很多压力,像刘兆玄一样,他很想做好,刘兆玄是个学者,他没有什么太多从政的经验,然后就进了“内阁”,肩负起台湾“行政院”院长的使命。李开复当然比他要强太多了,他熟悉中西方的文化,帮助Google在中国建立了这样一个基础,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这是功不可没的,但是毕竟形势比人强,他在这个过程里面,他要带领Google在中国再往上走,遇到很多困难,不可克服的一些困难,比如前段时间,他原本早就可以辞职了,但是因为出现了Google上面管制的问题,所以他又把这个责任挑起来,这个人从个人的情操到责任心来讲,他是很伟大的,我们要承认,他等这件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起码渡过最困难的关口,他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从这一点来讲,跟刘兆玄这个事情相比,太像了,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太像了,所以我认为他是被动的。

张震阳:诺基亚推出上网本本身上来讲应该属于战略上的一个主动出击,当然战略上的主动出击并不意味着诺基亚将从一个手机制造商变成一个电脑制造商,它在多年以前就开始布局了,它要从一个纯粹的终端设备制造商转型为一个互联网服务的供应商。这个转型应该是一个比较大胆和彻底的转型。从诺基亚的组织形态来讲的话它在历史上已经有多次创新性的转型出现了,从一开始做木头木匠造纸到橡胶鞋,再到手机,这都是一些非常大的跨界的姿态。从现在的表现来看,手机终端销量的下滑很大,特别是去年,利润下滑也很大。它的股价也几乎是被腰斩了一半,所以面对这样一种市场状况,主动权就是一个战略上的转移,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那么从现在市场化的状况来看,就是要从一个硬件制造商转化成一个互联网服务商,它必须利用好自己现在已有的资源,比如说它的终端,它的售后渠道,它的网络。除了手机这个终端之外,上网本是它们现在所有看到最直接最有有关联性的产品。它的硬件能够在这些终端市场上占有先机的话,它跟随在设备后面的一整套的服务也能速度地国内开展起来。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认为是一个战略上转型的主动出击。任何一项投资的测试都是一个风险回报率问题,创业公司能越过这个测试是因为,尽管其承受了巨大的投资风险,但是一旦成功,其收益将非常高。但这并非投资人喜欢创业公司的唯一原因,对于普通增长缓慢的商业来说,如果其风险与回报都保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那么风险回报率会比较好,那么为什么 VC 仍然只对高增长的公司感兴趣呢?原因就在于它们能通过收回资本获得回报,特别是在创业公司进行 IPO 后,或者被收购时。

  • 责编:胡适真